1. 
              
      2. 
              
              
              
              
              
          
                
        1.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buzzego.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推荐阅读 More+

          这就很骑砍

          王登康

          做不一尊神灵,最大的力量就是神力,若是神力受到敌人的压制,一身战力也就去了大半,这也是为什么身为神灵的通天河水神不敢打异宝的主意,因为他自己明白,这样的争夺战自己根本没有参与的资格,战场之中,强大的血煞气息一出,足以灭了他大半的神力,更不用说大军所凝聚的无上军威,更是有着可怕的冲击!

          此时,战争已经开始了,外域野蛮人的大军早已经是嗷嗷嚎叫着向帝**队发动攻击,不过他们可没有直接用铁骑冲锋,而是以铺天盖地的箭矢向帝**队射来,一阵阵的箭雨,如暴雨般狂泄而下,形成了可怕的箭阵,发动着惊人的冲击!

          面对着如此暴雨般的箭阵,帝国大军瞬间举起了手中的盾牌,形成了强大的盾牌阵,直接挡住了敌人箭矢,将攻击挡在身外,这样的对阵让刑天看得是目瞪口呆!在这一刻,刑天方才明白自己对这战场世界了解的太少了,这并不是自己想象的世界,也不是自己以往所熟悉的世界,这界域战场世界已经走出了一条自己前所未见的大道!

          战阵!这是独立于阵法之外的力量,是军队力量的表现,这样的战阵与刑天以往所见过的阵法都不同,这战阵的力量仿佛是因界域战场世界而生,是独属于这世界的力量体系。

          “好一个界域战场,好一个战阵,无尽的岁月过去了,门派竟然连这方世界的变化都没有弄清楚,这究竟是门派的疏忽,还是大道的遮掩?”刑天的心中在暗忖着,在思考着!这不是一个小问题,这关系到界域大劫的胜负,由不得刑天不重视!刑天很想要解开这个秘密,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刑天思考之时,他手中的宝剑在颤抖,在低声轻鸣,似乎是感应到了战场之中那可怕的杀意,感受到了来自于战场的血煞气息,居然与之共鸣,而这共鸣的力量洽洽引动了刑天自身的混沌毁灭大道,将刑天从沉思之中给惊醒,不给刑天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不让刑天探索这其中的秘密!

          被这突然而来的变化给惊醒后,刑天并没有愤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在现实之中有着太多太多的变化,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刑天也从来都没有想过一切能够在自己的掌握之下,这是不可能实现的,若是刑天抱有这样的想法,那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会将自己彻底陷入到可怕的死亡危机之中。

          这里是界域战场世界,在这里有着无数强者存在,别说刑天只是转回之身,那怕是他恢复全盛时期的力量,在这战场世界之中也是微不足道,在这样恐怖的世界之中,暗中不知道有多少强者在沉睡,有多少强者在等待时机的到来,这样的世界不是谁能够掌握得了!当有人掌握了这个世界,也是界域大战结束的那一刻,而这一天还远远没有到来!

          刑天来此为何?为得就是以杀戮养剑,在自己的混沌毁灭大道被惊动后,淡然说道:“兄长且在此稍后,待我前往军中走一遭!”说着刑天手中的宝剑出鞘,大步向战场而去。<p>心随意动,当自己的大道有所感应时,刑天便随着大道之意而动,只有这样才能够以最短的速度进化自身大道,更大程度地掌握自己灵魂识海之中的混沌毁灭大道的本源之力!

          闯入战场之后,那些外域野蛮人并没有因刑天的到来而有所震惊,在他们的眼中刑天中是一个随手可斩杀的蝼蚁,因为刑天的身躯太矮了,这样一个孩童闯入战场之中都会让他们震惊,那这些外域野蛮人也就太菜了,而正是因为他们对刑天的无视,则给了刑天疯狂杀戮的机会,游走在战场之中,刑天不断地挥出着一道又一道的剑气,每一道剑气都带走了一个生命,都给刑天一份血煞之气,让刑天灵魂识海之中的四柄杀戮之剑为之喜悦!

          “砰”的一声,一道鲜血自野蛮人骑兵喉咙之中喷溅而出,整个人瞬间坠落在地,在他的眼中满是迷茫,而这不是刑天斩杀的第一人,也不是最后一人,这一切仅仅只是刚刚开始!

          “好快的剑!”这是倒在刑天剑下所有野蛮人骑兵死前唯一的念头,他们都为自己的大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这代价实在是太大了,这是他们生命的死亡。

          杀了一个又一个人后,刑天渐渐发现,自己的剑意居然开始增长起来,虽然速度还很缓慢,可是这杀戮真得激发了自身剑意的进化,这让刑天心中无皆高兴,看看战场之上那无数的野蛮人大军,想想有这无数的异族供自己杀戮之时,刑天笑了!

          “量变引起质变,只要我不断杀戮下去,混沌毁灭剑意终会大成。不过这一切仅仅只是刚刚开始,还看不出如此疯狂有什么隐患,对我来说还是演化自己的剑道才是最好的,也是最适合自己的,只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大道才是最厉害的!”

          在面对如此的诱惑之时,刑天并没有失去理智,没有被杀戮与贪婪所影响自己的神志,能够清醒地着自身的情况,这对刑天来说是最好的结果,只有能够认醒自身,才能够在一次次的机缘降临之时有所收获,若是连自身都看不清,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杀戮与贪婪的负面之力所影响到自己的神志,渐渐化为杀戮与贪婪的使徒,走向万劫不复的毁灭。

          一但被杀戮与贪婪所控制,便会成为杀戮与贪婪的傀儡,出现这样的情况,死亡对他们也并不是解脱,轮回转世的力量也作用不到他们的身上,对这样的傀儡来说生命只有一次,自身死亡将会彻底化为虚无,一身的本源都将被杀戮与贪婪的大道所吸收,身融天地

          [综漫暂鬼灭]今天小唯做反派了吗

          林建成

          不等王倜傥的话音落地,莫名的法则就从它的仙痕中生出,这法则固然微弱,但是仙界独有。

          法则刚落在空中,“轰轰轰~”一阵阵爆鸣在左近千万里空间开始生出,仙界法则好似畏惧,也好似欢腾,在千万里空间内疯狂的鼓荡起来。

          随着空间鼓荡,那缕法则愈发涨大,愈发凝实。<p>“该死~”

          王倜傥感觉到眉心如同刀劈,他固然是欣喜的,但也忍不住低骂一声立即盘膝坐下,全力催动功法。

          “呜~”

          随着属于王倜傥的法则所能控制的范围加增,四周开始响起狂风,赤乌日的阳光在狂风中扭曲。

          扭曲的阳光照在王倜傥身上,王倜傥的仙躯开始虚化,再看那眉心的仙痕,又如同锈斑一样急速蔓延,一缕缕看起来古怪的纹理在锈斑中显露,这些纹理中透着大道至理,呼啸的狂风卷了仙灵元光直扑进去,一个个细小的漩涡开始生出。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倜傥的仙躯彻底消失,仙痕也覆盖百万里之遥,好似鬼斧神工镌刻在半空中,内中属于王倜傥的法则疯狂翻滚。<p>蓦然间,翻滚的法则中出现一缕异变,这异变如同结冰发出“咔嚓~”的声响,这声音听起来很是轻微,但随着这声音落地,“轰~”天穹裂开,一个状若山形的轮廓出现。

          “莫班山,莫班山终于出现~”

          王倜傥的意识寄托在仙痕之中,正举步维艰,他如今刚刚证得大道,根本无力收敛翻滚的法则,甚至他的神魂空间也涨大的让他感到畏惧。

          眼见莫班山出现,王倜傥着实是狂喜了。“刷~”

          山形轮廓看起来有很多裂痕,但其上有青光落入翻滚的法则时,“咔咔咔~”所以的法则都凝结起来,一个状若五角星的火焰肉眼可见的成型。

          而且火焰在青光中更是卷了亿万里之内的一切收缩,当得五星成型,王倜傥的人形轮廓在五星火焰中勾勒出来时,莫班山四周再次出现一道黑白斑斓的环状,环状发“轰隆隆”的震鸣,空间再次扭曲。“咔~”本已经破碎的莫班山再次龟裂!

          “我去~”

          王倜傥的声音从五星中传出,“莫班山又碎了?不会是我弄的吧!”

          “呜~”

          随着王倜傥的声音落地,天穹生出怪风,一切都化作虚影,瞬间不见。

          “走~”

          王倜傥的身形轮廓不曾完全出现,他立即催动刚刚得到的天尊源力,五角火焰熊熊燃烧,化作一重重虚影轮廓冲入天穹,也同样消失不见……

          王倜傥不过是得到莫班山认可,得到其上的大道之力,怎么可能引动莫班山崩溃?

          始作俑者自然是天尊山“作死”的十二仙王。

          只不过,此时的十二仙王也有些懵逼,麻衣少年繜珙仙王看着天尊海之内,光焰已经凝结成人形,三十三重天轮廓早就不见的肇判,轻声问昱擎仙王道:“昱擎,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儿?”<p>“没错~”

          昱擎仙王立即回答道,“这厮的法则早成,神魂空间也早就封闭,为何迟迟没有得到莫班山的认可?天尊源力也不曾降下来一丝?”

          “还消说么?”

          另外一个红脸膛的老者淡淡的回答道,“仙界法则缺失,不可能出现更多的仙王,这阵灵的实力即便再增加,也不可能得到莫班山认可。”

          谷纰&lt;/span&amp;gt;  “烜爚仙王~”

          繜珙仙王摇头道,“你却是错了,仙王之位可能已满,但天尊源力尚缺,肇判如今实力应该超过天尊,莫班山怎么也得认可啊!”

          “也有一种可能~”

          昱擎仙王回答道,“肇判本是阵灵,他还得到莫班山青石,他的体内本就有一个仙界的轮廓,所以根本不消莫班山认可!”

          正说间,昱擎仙王脸色骤变,他惊道:“不好,我体内的法则之力忽然不受控制!”

          “该死~”

          繜珙仙王也低骂道,“我也是!”

          “刷刷~”

          与此同时,天尊海之内,肇判的人形忽然发出刺眼的光耀,这光耀如同一只大手直接抓向天尊海四周的光环!<p>“我的天啊~”

          烜爚仙王惊骇道,“这厮怎么能吸收我的法则之力??繜珙仙王,我……我们造就了一个什么样子的怪物??”

          “不好~”

          繜珙仙王根本没时间回答烜爚仙王,他看向四周,叫道,“这厮不仅吸收我等的法则之力,还侵蚀我的道基,诸位,这厮体内还有我等不知道的隐秘,快,立即收手,不能让它得逞!”

          “轰轰轰~”

          随着繜珙仙王的声音落地,黑白色光环寸寸断裂,十二仙王被迫齐齐显露身形,虽然每个仙王周身同样有光环,而且十二仙王身形不及完全显露,“刷刷~”一个个已经化作各种轮廓消失,仅留繜珙仙王目光如电看向天尊山。

          但也仅仅这片刻,天尊山被黑白色光环的断裂冲击的崩溃,一重重状若漩涡的冲击在天尊山上略加盘旋,再次冲上三清天。<p>“咔咔咔~”就在这冲击中,本已经裂成七块的镇宇明石,再次破碎成足足七七四十九个碎片!至于这四十九个碎片倒伏间,“轰轰轰~”天尊山四周的空间也开始湮灭。“呜~”

          崩溃的天尊山中,肇判脸上带笑缓缓飞出,他看着四周的混乱,淡淡的说道,“嘿嘿,我以为我是天资卓越,没想到是诸位仙王在鼎力相助啊,多谢,多谢!”

          “肇判~”繜珙仙王显出身形,呵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哈哈~”<p>肇判看了一眼繜珙仙王,大笑了,说道,“这还用说么?你们倒行逆施受到仙界法则的反噬!”<p>“哼~”繜珙仙王也不跟他多废话,扬手抓下。“嗖!”

          让繜珙仙王意外的时,自己大手落下的瞬间,肇判的身形居然消失,他的大手落空……

          感谢大家热情支持,大家在起点订阅的同时,别忘了在微信、qq、微博、抖音和快手等渠道上帮探花宣传,再次感谢了

          无敌百亿年前

          李钰婷

          其实国王还是有些心疼自己的金子的,但是为了车迟国的百姓,他硬生生地忍住了。

          从国王这边离开,三个妖怪端着金子兴高采烈地回去了。“这大晚上出去一趟还真是不白去,这么多的金子,够我们用好些时日了。”鹿力大仙很是高兴。

          羊力大仙虽然也高兴但是也没有特别高兴,他心里老是没低,毕竟这个事情可不是小事,也不知道那个闯进皇城的火怪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看那奏折上说是个身高一丈的怪物,浑身还都是火光,走过的地方寸草不生,想必想要对付这样的怪物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哥哥们,你们说那个怪物是什么样的怪物?”

          虎力大仙还在数着金子,听见师弟问话也没有太过在意,“害,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咱们几个最擅长的可不就是水嘛,再加上你不是还有那个水龙在,油锅你都不怕难道还害怕那个火吗?”

          “我倒不是害怕,只是老是觉得心里面没有底,那个怪物出现的实在是太蹊跷了。”羊力大仙说道。

          他这么一说,其他还在数着金子的两个人顿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确实啊,咱们这个法力屏障都设置了这么久了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怎么会突然就出现了一个怪物呢,并且还是那样大的怪物。”鹿力大仙也附和道。

          虎力大仙想的没有那么多,他使劲拍了一下桌子,力气之大拍的整个屋子都在发抖,“哼,我才不管是什么东西呢,反正啊,要是被我给逮到了怪物,一定要狠狠把他给撕碎了,得让他知道不是什么地方都能过来撒泼的!”

          三妖于是商议好了,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就去外面看看这个怪物,现在道术比试已经是在筹备了,如果现在不赶紧把那个怪物给处理了,耽误了道术比试就不好了。<p>张玄那边,红孩儿刚从敖鸢这边听说了道术比试的事情。

          “啊,这个有什么意思啊,都是一群凡人,我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恐怕他们就输了吧?”红孩儿说道,“我是真的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万一我一个没注意,不小心把跟我比试的凡人给弄死了就不好了。”

          红孩儿说的轻巧,但这对他来说也确实是这样的,原本他一直是魔的身份,凡人对他来说就如同鸡鸭一般,根本就不会在意他们的死活,他也才刚刚被收徒不久,一下子让他纠正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p>张玄看了红孩儿一眼,淡淡道:“杀死一个凡人就关你一个月的禁闭。”

          红孩儿浑身一抖,他连忙道:“师傅您不要这么狠啊,可我是真的不会注意那么多嘛,那这个比试还是只让师姐参加吧,我就不凑那个热闹了。”

          敖鸢轻轻笑了笑,“你都已经三百岁了,没想到胆子竟然还这么小啊?”

          红孩儿反驳道:“师姐,我这可不算是胆子笑,只不过是知道我自己几斤几两罢了。”“那不还是胆子小嘛,你这是对自己能力的不自信,算了,那到时候还是让我大展身手吧。”敖鸢说道,“想想那几个妖怪吃瘪的样子就觉得很好玩,不过这样的乐趣师弟你就不能感受了,只能默默地在一旁看着我大显身手吧。”

          红孩儿顿了顿,这样的机会他也不想错过,于是赶紧把自己之前的话给收了回来,“师姐,刚才我话这不是没有说完呢,虽然我对自己的控制力没有多大的信心,但是我相信我一定会控制好我自己的法力,不会真的伤到人的。”

          敖鸢刚才用的就是激将法,现在看到自己的激将法果然有效笑了笑,朝着张玄说道:“师傅您到时候就在场外坐着看热闹吧,我跟师弟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我自然是知道你们不会让我失望。”张玄笑了笑,“不过在道术比试前面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红孩儿和敖鸢赶紧问。

          “记得我之前的时候跟你说让你去外面练练你的幻型术吗?”张玄跟红孩儿说道。

          红孩儿点点头,但是还是没有太明白师傅到底是什么意思,“师傅您不是让我在那边吸引当地百姓的注意吗,我走了好几个地方,确保了当地的百姓看到我的幻型术我才离开的。”

          他顿了顿,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惊慌失措道:“师傅,不是我在那边施展幻型术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人了吧?我不是故意的啊,那边的树木那么多我肯定是不能一直注意到那边的情况的!”

          “我不是在跟你说这件事情。”张玄笑了笑,“你别害怕,你有没有伤到人我是最清楚不过了,我是让你明天的时候再施展你的幻型术。”

          听到师傅这样说,红孩儿松了一口气,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吓我一跳师傅,我还真的以为我是伤到人了呢,原来没有啊。”

          “怎么了师傅,是有什么需要师弟做的吗?”敖鸢问,然后她又指着自己,“师傅,那有没有什么我能做的啊?”

          “暂时还用不到你。”张玄跟敖鸢说,“你不用着急,等到道术比试的时候才是你真正发挥用处的时候,现在就让你师弟先出一下头吧。”他这话还安慰到了敖鸢,从红孩儿成为自己的师弟后,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有着那样的一副心里,老是害怕自己在师傅心目中的地位会被红孩儿给替代,虽然这个师弟也确实很可爱,但是敖鸢心里老是患得患失的,好在师傅总是能照顾到自己的内心,才不至于让她多想。

          在反派大佬的心尖上撒欢

          王建仪

          六耳猕猴面色惊惧之中,带着一丝狂喜。

          他也要突破当前的境界了。哧!

          又是一声仿佛不存在的声音,六耳猕猴身上的气息也是猛然暴增,踏入金仙中期的境界。

          二者的气息在弼马监之中,相互缠绕在一起。

          升腾出一片气运之云,壮观不已!

          弼马监内,所有的仙官面色慌张,被那由于突然而产生的气息而震慑。

          这,这也太强大了。

          这样强大的人,纵然比之很多一些身份高贵的仙神都丝毫不差了。

          怎么会屈尊到这小小的弼马监来?

          弼马监外,刚刚来到这里的哪吒,双目灼灼地盯着弼马监附近的那气运之云。“气运如此雄厚,恰逢此时天地量劫,这新来的弼马温,日后成就肯定不小。”

          “必须拉到我兵仙军之中来!”凌霄宝殿,玉帝孤身一人,面色沉重地看向弼马监的方向。

          两只猴子突破的第一时间,他就敏锐地察觉到了。

          那升腾而起的气运,对他来说,并不算是惊人。

          他在乎的是,那两只猴子竟然在来到天庭的第一天,就能够突破当前的境界!

          刚刚他们二人面圣之时,玉帝曾仔细看过,二人的修为,距离突破,明明还有些差距的。

          这么快,就已经补足了那差距不成?玉帝双目深沉,没有人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伸手一挥,天庭的气运,不可察觉地被调动起来,向弼马监镇压而去。弼马监外,哪吒一惊,

          “天庭气运?”

          玉帝虽然是悄悄的调动天庭气运,可毕竟此时哪吒就在弼马监外,再加上三教弟子的身份,对于气运格外熟悉。

          以至于哪吒第一时间,就发觉了弼马监外气运的变化。

          不过,玉帝调动气运做甚?

          哪吒看向弼马监。

          只见那隆隆地气运,降临弼马监之外,竟然形成封印镇压之势。

          哪吒双目一缩,玉帝怎么会突然动手,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厚重的天庭气运,并没有不远处的哪吒,反而更加猖狂明显。

          好在玉帝乃是天庭大天尊,无数时光下来,对于天庭的气运掌控力非常之高。

          以至于此时,天庭仙神,发现气运异动者,少之又少!

          甚至于,可能只有哪吒一个人。

          哪吒思索之间,那气运已经镇压而下,天空中的气运异象彻底消散,再也看不出来丝毫神异。

          玉帝,调动气运的原因,竟然是为了隐去那两只猴子突破时,产生的异象!…

          凌霄宝殿,玉帝不可察觉地呼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这番,是对,还是错!”

          空荡荡的凌霄宝殿之中,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弼马监内,两只猴子还根本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的修为已经突破,气息越来越厚重?

          孙悟空睁开眼睛,看向不远处的孙悟道,孙悟道也正巧将目光放过来。“你......也突破了?”

          孙悟道点点头,“不知为何,在你刚刚突破的一瞬间,我的气息灵力好似受到什么牵引一般,冲破了那道关隘。”说着,眼神之中,还有不解之色。孙悟空眼中神光流转,他也觉着今日之事有些不可思议。

          明明他距离突破,应该还有些时间才是。

          怎么今日这一修炼,就直接突破了?虽然天庭灵气浓郁,可这突然突破,终究是有些不合理。

          “悟空......”孙悟道试探着开口,“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今天修炼的时候,速度特别快?”

          “不光光灵气数量的多,而且,还有体内转化吸收灵气的速度。”

          孙悟空一呆,仔细思考着孙悟道刚刚提出来的问题。

          好像,的确是这样!

          众所周知,在他们这个阶段,修炼速度取决于两个方面。

          一个是灵气的浓郁程度。一个是他们本身转化吸收灵气的速度,又或者说是效率。“甚至,我在修炼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血脉的悸动!”

          孙悟空又开口补充道。

          血脉的悸动!

          是因为灵明石猴与六耳猕猴的原因吗?“之前,我们在花果山修炼之时,好像也有这样的感觉,不过,很微弱......”

          孙悟空语气有些迟疑,不敢下判断。“之前,我们之所以能够突破金仙,也和当时的那种若有若无的感觉有关!”

          “否则的话......”孙悟空摇摇头,“我们当初未必能够那么快突破金仙!”

          孙悟道想起当初突然金仙的一幕,本以为又是一次失败告终,可心头弥漫而起的一种玄之又玄的感应,却是让他们不知不觉的突破了金仙境界。

          看来,的确是有些许关联了!

          而他们来到天庭之中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反而让他们之间这种关联越来越明显,这才造成今日这般顺利无比的突破。

          孙悟空与孙悟道对视一眼,二者心中同时下定决心,必须弄清楚这缘由,这对他们,极为重要!

          “猴子,在吗?”

          一声突兀的声音响起在孙悟空与孙悟道二人的耳边。

          二人循声望去,只见二者闭关之处,门口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p>两个冲天鬏,格外的显眼。

          见孙悟空与孙悟道二人看过来,哪吒一喜,坦然将大门打开。

          “下官该死,下官该死!”

          弼马监内仙官匆忙冲到孙悟空与孙悟道二者面前。

          “三坛海会大神执意要来,等不得下官通报,还望两位上官莫要怪罪!”

          原来如此,是这个娃娃模样的神仙没有经过弼马监仙官的通报,便直接闯了进来。

          “去去去!怪什么罪,不怪罪!”孙悟空二人还没有说话,那娃娃却是先开口了。

          说着,将仙官推了出去。

          见那娃娃这般无礼,孙悟空心中也是升腾起一股无名怒火,不过,好在深知这里是天庭,容不得他胡闹。

          “你是何人?”正在驱赶仙官的哪吒听到孙悟空的问话,那肆无忌惮的样子突然变得温顺和善了起

          超级高手混都市

          王怡以

          他又勉强接了这两掌,一口老血再也含不住,索性朝着对手喷了出来。这口血劲力十足,犹如飞石一般,落在一般人身上,能去半条命。

          沈元景应付起来倒也没什么难出,可要落了一点半点在衣衫上,十分不美,便跳开两步避过,说道:“好暗器!”

          杜之成脸色通红,也不知是伤的还是气的,双目怒张盯着对方,十几年了,他还没吃过这种亏,森然道:“找死。”身形一动,往前扑去。

          沈元景举掌相迎,两人就在院子里面狠斗起来。刚才那几招,双方都已然了解了对手的实力,自然不敢大意,都全神贯注,每招每式能接住,就听得如竹节爆裂一般,啪啪作响,转瞬之间,两人就连续对了三十多掌。<p>之后各退了七八步,一路踩得青石飞溅,散落开来,打在杜之成的弟子们身上,“唉哟”之声接连不断。他脸色一沉,道:“徐博、高朗留下,其他人出去。”点的这两个徒弟,都是先天高手,才有几分自保能力。

          沈元景冷笑着等他安排完,这才不慌不忙,一边往前走,一边解下身上玄色长袍,甩将出去,挂到庭院里面最高的那株柏树之上。

          他脚下十分轻盈,踩到碎石上都发不出声音,气势却不断攀升,杜之成面沉如水,双手伸在身前,手背向上,微微抖动,也在蓄力。

          两人双手四掌一接,“轰”的一声大响,宛如旱地惊雷,震得院子里的树木摇动,繁花坠落,房顶上的瓦片,也纷纷跳动,抖掉几片下来。

          洪力等还在院中的三人,耳朵里面仿佛被灌了水,赶紧将劲力遍布全身,抵御这两人激荡的余波,却还是被推倒到墙角,不敢动弹。

          沈元景与杜之成双手如同绑了万斤重物一样,又好似迟暮的老人,缓慢抬起,一掌又一掌,朝着对方按过去。

          这掌声初始十分轻微,恰是微风刮过树叶沙沙的响,尔后如水波荡漾,从掌间迸发出的细浪往外荡去,越来越大,两人衣衫猎猎作响,再往外面狂风大作,刮得地上石头飞起,打在树干上、墙上,咚咚的一声一声,柏树上的长衫也是一晃一晃,要掉不掉。

          才不过十招,两人额头都冒出了细微的汗水,这种投入全副精力的对攻,自然负担极重,似乎已无瑕旁顾。徐博眼珠乱转,和高朗对视一眼,按住了兵刃。突然院中两人动了,杜之成前面受了些伤,心知在僵持下去,必败无疑,便率先变招,他左手刚打完一掌,将收不收之际,又变为拳头,往上勾去。

          这种招数自然偷袭不到沈元景,他左手同样边掌为爪,一把往对手腕上扣,等对手变招之际,右手探出,直拿他胸口。杜之成猛然挥手,往下一切,等他一缩,反手上撩,指尖如同枝条,照着对方的脸上抽去。沈元景把头往后一仰,右手做刀,往上一提,似要把对手开膛破肚一般。

          这几招只在电光火石之间,接下来也是这般,两人你来我往,一招快过一招,脚下跟着动作,杜之成步伐稳健,直来直去;沈元景身形诡异,反踏八卦,忽焉在前,视之则后。

          他着黑衫,对手白衣,一玄一白两道人影纠缠,快得让人看不清楚,若从高处俯视,如同阴阳流转,在这庭院中荡来荡去。<p>花儿草儿,齐齐遭殃,一片凌乱;石亭石桌,俱不能免,只要挨着撞着,便化作一块块的碎片,四面八方飞溅。

          那三人身上脸上,都挨了不少,还在坚持不肯离开。这时两人打斗渐近,风刮过来,吹得站立不稳,洪力怪叫一声:“不好!”连忙拉着其他两人,越墙而走。

          刚落到地上,只听“轰”的一声,墙面破了个大洞,砖石激射,落入杜之成群弟子中间,一片哀嚎。他连忙退了一步,沿着院墙,一路往后,很快半边院子都被打塌。

          沈元景趁着对手方才那一让,占了一丝先机,立马捉住不放,狂攻不已。杜之成无奈,只得闪进后厅。

          他紧追不舍,跟了进去,当头一掌劈过,对方连忙一让,朝后跨出一步,有三丈远,往边上一记重拳,中柱顿时断做两截。<p>哗啦啦的瓦片的往下落,沈元景一挥衣袖,兜住打向前方。杜之成抱起上半截长柱,往上一抬,尽数挡落,又横着一扫,长柱刮垮墙面极速撞来。

          沈元景竖起胳膊一靠,砰的一声,最上面又断落半截,横飞出去,砸得另外半面墙倒塌下来,整个屋子摇摇欲坠。杜之成要抽回木柱,他双上抓住另一端,往两边一分,将之撕扯开来,又冲上前一拳。对方连忙避开,退到左半边厅,打折另一根中柱,这屋子终于完全塌了。

          两人都往上跳,现在屋顶之上,踏着破碎瓦片往上冲高三丈,在空中连连交手了十几招,复才落下。<p>杜之成绝招尽出,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心里又惊又怒,暗道:“这人从哪里冒出来,手上功夫怎会如此了得?”他的招数前次已用了三次,被沈元景窥见破绽,削掉半截衣袖,连忙踏入瓦砾之中,双手搂起砖块,不住往这边打。

          沈元景一一接过,反手打了回去,欺身上前,连踩两步上冲,避过几块瓦片,从天而降,一掌“泰山压顶”朝他头顶打落。

          杜之成隔着一臂之远,却一反常态往上挥动,他心里警钟大响,左脚往右脚上一踩,硬生生的拔高了半丈,果然一把重剑,从他脚底掠过。

          原来刚才那一番动作,并非只是阻敌,而是要找埋藏在屋子里的兵刃。杜之成一剑在手,平添了三分气势,不等对方落地,冲过去一招举火烧天,往他胸口刺去。

          沈元景双手一展,长袖飘飘,如鸟翼一般挥舞,往前滑行了三尺,一脚点在重剑之上,倒翻而下,立在对面。

          修罗剑神

          王淑惠

          没有例外,这次开门的还是魏无病。<p>魏无病问道:“您还是来找陈先生的吗?”

          周易摇了摇头,说道:“我是来找你的。”

          ……

          正午之际,众人在客栈吃了午饭,平常不怎么下楼的陈先生也坐在了桌前,吃完了这顿饭。

          一旁的长凳上摆着行囊,里面装着一本医术,还有一些药材,除此之外,便只有一身换洗的衣裳。

          这是魏无病的全部家当了。陈九看了一眼周易,问道:“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吗?你还亲自跑一趟?”

          周易叹了口气,说道:“刻不容缓……”

          魏无病听着两位长者的话,顿时倍感压力,他本就学的不深,对于这疫病更是没有多大把握,若是治不好可怎么办。

          老余坐在一旁,只是听着,不曾说话,他的胃口不佳,吃了两口便不吃了。

          片刻后,先生起身相送。

          “走吧。”周易道。

          魏无病备起了行囊,跟在了周易的身后。

          他忽然顿住了步子,看向了身后的陈先生,说道:“先生我……”

          先生似乎是知道他想说什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要有压力,就算是治不好也不要怪自己,不管做什么事,力所能及便可。”

          魏无病点了点头,说道:“好。”

          他视线挪移,看向了小狐狸,说道:“小狐狸,我走了。”

          狐九从先生的肩膀上跃下,走到了魏无病眼前。

          魏无病蹲了下来,看向它。

          狐九从脖颈的香囊里取出了一块蜜饯,递给了魏无病。

          “呜嘤。”狐九叫唤道。

          魏无病接过蜜饯,他笑了笑,接着将那蜜饯掰成两半,拿出一半递给了狐九。<p>狐九笑的眯起了双眸,舔舐了一口蜜饯。

          魏无病摸了摸它的额头,说道:“等我回来,我就给你尝尝最好吃的蜜饯。”<p>狐九点了点头,伸出了爪子。<p>一言为定。

          魏无病愣了一下,接着伸出手指于狐九的爪子一碰。

          “一言为定。”魏无病点头道。

          他站起身来,看向了余将军。

          他最放不下的就是余将军。<p>魏无病说道:“余将军,等小子回来。”

          老余摆手道:“不是都说了吗,我不是什么将军。”<p>魏无病笑着答道:“小子瞧着像。”

          老余一顿,对他笑了笑。魏无病瞧着眼前送他的人,说道:“小子很快就会回来的。”

          他顿了一下,又说道:“一定要等我。”

          周易看了一样陈先生,眼中带着些许异样,他回过神来,催促道:“时辰不早了,该走了。”

          魏无病答应了一声,跟在周易走出了房门。

          先生,红狐,将军,站在门前望着那少年随那算命的转进了巷子里。

          “回去吧。”陈九迈步回了客栈里,余将军点了点头,紧跟其后。…

          只有狐九还站在门口傻呆呆的望着。

          陈九顿了一下,回头看向了蹲在门口的小狐狸,问道:“人都走了,还看什么呢?”

          狐九没有回答,似乎是想事情有些入神。余将军看了一眼,说道:“陈大夫,我先上去了。”

          “好。”陈九答应了一声,接着便见余将军回了楼上

          先生迈步走到了门口,站在了小狐狸的身旁。

          狐九在先生到来的那一刻也回了神来。<p>“先生……”狐九喃喃道。先生低头看向它,问道:“想什么呢?”

          小狐狸与他对视。

          当初的狐九眼中是那般澄澈,如今却是多了几分愁绪。

          狐九问道:“先生,他这一走,是不是很难再见了?”它也不是只笨狐狸,这么多道理它都听过了,又怎么会不知道魏无病这一走意味着什么。

          陈九说道:“山水总有相逢之期,或许等你再见他之时,他也不再是个少年了。”

          狐九没有说话,只能站在这客栈的门口,望着魏无病身形消失的街道。

          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先生站在它的身边,也不再多说什么。<p>懂事和长大,并不算是一件好事。<p>就好像走在路边,望着那街边嬉闹的孩童,孩童的目光与之相对……他们相互羡慕。

          总有人盼着长大,可长大后懂的东西多了,愁绪也多了。

          狐九侧目看了一眼先生,到嘴的话却又没能说不出来。<p>它伸出爪子取出了那半块蜜饯,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这蜜饯也没有之前的甜了。

          它有些不想长大了。

          .<p>.

          江宁府,五川坊。<p>姑娘坐在蜜饯铺子里打着瞌睡,嘴角的口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婉娘坐在一旁,正绣着手帕,隐约之间已经能看到一棵翠竹逐渐形成。“唔……”婵月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醒了过来。

          她伸了个懒腰,说道:“婉娘,婵儿饿了。”

          “不是才吃的晌午吗?又饿了?”婉娘白了她一眼,说道:“你瞧你那肚子,圆成什么样了,往后成了个胖姑娘还这么嫁的出去。”

          婵月摇头道:“婵儿不嫁人,要一辈子陪着婉娘。”

          婉娘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活,伸手捏了捏婵月的脸蛋,说道:“你这丫头就会说些好听的逗我开心,平时笨笨的,这个时候反倒是油嘴滑舌。”

          婵月嘿嘿一笑,任由婉娘捏她的脸蛋。<p>总归就是喜欢。

          她抬起头来,却是忽的一愣。<p>一抹青光从那天边划过,转眼间落入了五川坊中。

          “瞧什么呢?”婉娘问道。

          婵月回过神来,摇头道:“没什么。”

          她撇了撇嘴,心道大事不妙。

          臭竹子回来了!……

          竹玉回了五川,客栈也没见到先生的身影,他已经知晓先生离开了,只是不清楚先生如今的具体位置。<p>总归就是在边关,不过对先生而言,竹玉在或不在都会出太大的事,故而竹玉也没着急,便先回了五川一趟。<p>自先生册封了《城隍正神册》,修改了天律之后,五川也有了新的城隍,据说是才死不久的一位善人,如今五川也算是安定了下来。<p>竹玉来了清河边上,他看了一眼空寂的街道,如今正是饭点,人少也是正常。

          他迈步走到了蜜饯铺子前,看向了铺子里坐着的婉月。

          “客人要买……”婉月愣了一下,说道:“你回来了。”

          “嗯。”

          “陈先生已经走了。”

          “我知道的,我回来,我回来是……”<p>婉月瞧着他支支吾吾的模样,不由得噗嗤一笑,说道:“为了见我?”<p>竹玉点了点头,答道:“对。”。

          最新入库 More+
          心灵学者 黄启峰
          追星星的人[娱乐圈] 陈健茜
          末世之漫漫归家路 谢欢岳
          穿越七零有空间 杨惠珍
          诸天降临者:漩涡鸣人参上 陆欣怡
          快穿之万人迷苏炸全世界 林俊原
          【快穿】渣受每天都在后悔重生 陈淑季
          琴问天下 廖秋隆
          书穿星际时代 陈哲玮
          农门医妃:猎户汉子宠上瘾 杨菁学
          最新资讯
          精灵之虫王崛起 蔡承法
          我苏起来自己都怕[快穿] 王彦志
          cos成各路男神的女儿后 李美铭
          大神是我前男友 张顺木
          和残疾大佬协议结婚后 吴辛苹
          豪门盛宠:黎太太,往哪跑 吴佑诚
          垂耳兔家的大狐狸又凶又奶 林侑轩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谢奕妹
          最近更新 More+
          小小说 张芳坚
          小小说 陈嘉勋
          灵异玄幻 张玉燕
          灵异玄幻 沈介新
          灵异玄幻 郑俊成
          体育科幻 黄允强
          体育科幻 叶刚俐
          体育科幻 张婉瑜
          小小说 郑协荣
          小小说 张晓玲
          小小说 李允郁
          穿越魔幻 吴怡萱
          穿越魔幻 王怡以
          穿越魔幻 吴进淑
          武打仙侠 刘石新
          武打仙侠 李宜希
          武打仙侠 李怡辉
          网游竞技 杨奇真
          网游竞技 蔡绍绮
          网游竞技 黄启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