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buzzego.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久久窝窝精品网

            王筱群 76579万字 90785人读过 连载

            《[娱乐圈]100+1的可能性》最新章节 第176章 奶罐请你喝可乐(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更新中,请您稍后,内容手打更新后,重新刷新本页面,即可获取最新



            最新章节: 第521章 除了丧尸王还有什么

            更新时间: 2022-05-18 17:27:03

            久久窝窝精品网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提升“仙位”。(第一更求订阅祝大家国庆快乐不堵车)
            第567章 传功与威慑
            第566章 万笏朝天
            第565章 调鬼令
            第564章 悄然离去
            第563章 魔影重重
            第562章 放任自流
            第561章 除了鱼我什么都钓
            第560章 无尽黑暗
            久久窝窝精品网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夜葬巨变
            第2章 困兽死斗
            第3章 战龙
            第4章 初识灵正门
            第5章 修改传送阵
            第6章 曲动人心
            第7章 玄色圆环
            第8章 天帝余威
            第9章 柳生杀神
            第10章 潭底探险
            第11章 神位晋升
            第12章 发起猛攻倾力一战
            第13章 一门四魔女太刺激了
            第14章 刀断
            第15章 巫妖大战又启
            第16章 三花录晋升
            第17章 白玉龙
            第18章 她根本就不知所措
            第19章 西夏结盟的条件(求推荐求收藏)
            第20章 神威降凶尸老妖献计策
            点击查看 中间隐藏的 43469 章节
            第549章 争我林焱从未输过
            第550章 狼祸(中)
            第551章 揭开狐狸真面目
            第552章 我笑的人畜无害
            第553章 出手救人
            第554章 逍遥游
            第555章 动身返双城(7.8K为上月2500月票加更)
            第556章 决赛结果
            第557章 麻烦大了。
            第558章 各施所长
            第559章 鸿蒙紫气的真正面目
            第560章 碧眼金丝猴
            第561章 景阳冈(求月票求订阅。)
            第562章 给方源的建议
            第563章 送别客人
            第564章 驼队与符图
            第565章 老娘黄淑女不怕镇妖符
            第566章 叶孤城的故事
            第567章 美人离别
            第568章 自信与锦衣卫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 More+

            漂亮人妻被夫部长强

            李文蓁

            面包车的司机瞧着已有五十几岁,嘴里叼着一根烟,看得出心情烦躁。

            他是一家电子商场的老板,一早带着家人孩子去老家拜年吃饭。

            结果孩子在奶奶那里吵着闹着要玩新买的游戏机,给它手机都不行,无奈自己只能大老远开车回家一趟。

            男人将面包车停在自家的店铺外,还没下车,就发现一位身穿橘黄色大衣的漂亮女人站在那里。

            女人头上已经被大雪覆盖,发丝跟雪花一起散落在肩头。

            司机下车后,奇怪的看着这个女人,大过年的,又下了大雪,那抹橘黄色的外衣配上对方身材显得极吸引眼球。

            “美女,你是来买东西?”

            宁红叶已在这等了一个多时辰,看到来人,点点头。

            “嗯,我想买个鼠标。”

            店家也不知是哭是笑。

            “这大过年的,你说你,看你这样等挺久了吧?”

            他用钥匙打开门,叹了口气,笑着说让她先进来暖合一下。随后男人走到前台的玻璃柜,用手指了指鼠标区。

            “你自己挑吧,便宜贵的的都有。”

            说完就自己去里屋找孩子的新买的游戏机了。

            宁红叶不太懂鼠标这东西究竟怎么样才算实用,才算好。

            看着那些颜色形状都不一样的小盒子,只能已价格猜测质量,于是她挑了个稍贵一点,等到老板出来后,指着说:<p>“这个吧。”<p>店家打开柜子,看了眼价格。

            “这个是最新款,三百三,大过年便宜点,给三百二就行。”

            宁红叶犹豫着将手里的碎银放到桌子上。

            “这些您看够吗?”<p>银块与玻璃碰撞乒乓的声音,让店家搓手搓到一半都停下来,他原本还想要快卖完快回孩子那里,却是看到那一桌子的零散的银色石头。

            脸色呆滞,慢慢皱眉看向宁红叶。

            “这是?石头?”<p>宁红叶用过苏河的钱,她知道这个世界的货币跟她们那里是不一样的,不过一来她身上只有这个。

            二来之前在网上看到这个世界里银子也还是很值钱。

            这么多应该是够了。

            宁红叶:“我身上没带钱,只有这些碎银,您看能不能把这个鼠标卖给我?”店家将那些银色小石头拿在手里,用手掂量了掂量,是挺像银子,但是..他不敢收啊!

            正常人谁敢收这东西?!真假难分,这不妥妥的冤大头!<p>“美女,不是我说,我个粗人分不出真假,不敢收这玩意,你没带钱用手机付也行啊,微信支付宝的都可以。”

            宁红叶一时有些不知如何作答。店家看这个闺女支支吾吾的样子,脑海里冒出个不靠谱的想法。

            “你不会..不会没有手机吧?”

            宁红叶点点头。

            店家眉头皱的更深了,尤其想到刚刚这个女人大过年的竟然还站在自己家门口等了那么半天。

            会不会,这不是个正常人?也许智力有点问题也说不定。

            不过看她身上穿的衣服,也不像是普通家庭,如果店家没看错,这一身都是名牌啊!

            还长得这么漂亮,店家想了想道:

            “这样吧闺女,你告诉我你家在哪,或者说个电话号码,我给你家里打电话让他们付钱,怎么样?”<p>宁红叶摇摇头。

            “没有,我就想要这个鼠标,这些银子买不到吗?”

            店家基本已经确信心里的想法了。

            他忽然摆出一副笑脸。

            “要不你在这坐一会?你让我打个电话想一想可以吧!”

            宁红叶感觉有些奇怪:

            “还要坐一会?”

            “啊,是这样,我看外面还下着雪怪冷的,你在这里等雪停了再走多好,至于这个鼠标。”店家尴尬笑着,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

            “我就算是卖给你了!”

            宁红叶眼睛浮现一抹亮光,嘴角扬起:

            “不用了,我还着急回去,谢谢您。”

            店家眼看对方拿着自己的鼠标出了门,看了看桌子上像是银子的石头。赶紧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警察吗?我这里好像发现个走失的小姑娘,对!问她什么都不说,看着智力好像不太正常,不过身上穿的挺好,外面是个橘黄色外套,穿着长靴子,就在和平镇街道这,他向南去了!”把小盒子藏在怀里,宁红叶嘴角勾起一抹欢快。

            纵使下着大雪,手脚已经冰冷,她竟也丝毫不觉得难受。

            只是尽量加快速度,想把这东西当做新年礼物送给苏河。

            回村的大路上,不久后有一辆头顶带着红蓝灯的警车慢慢开往宁红叶身边。

            开车的警察司机跟旁边的同事摆摆手。

            “唉,你们看是不是这个女的?”

            对方点点头:“应该是!过去问问她!”拉开车窗,汽车停到宁红叶身边,与她一个速度缓缓前行。

            “美女,麻烦问一下,你这是要去哪?”

            宁红叶看了对方一眼,询问情况的警察与宁红叶对视,心里顿时一惊。

            好漂亮的女人!

            但一想到刚刚报警人的电话又觉得大为可惜。

            宁红叶完全没理他的意思,继续向前走。警察道:“美女,刚刚你是不是去电子商城买东西了?”

            没有回答。

            警察:“你家在哪啊!我们是警察,可以送你回去。”

            还是没有回答。

            想来也是,在这个世界宁红叶其实唯一认识的也就只有苏河。

            之前她看新闻也知道这个世界上坏人依旧不少,苏河更是提醒过她,在外面尽量不要跟其他人说话,免得出事。

            可宁红叶是这么想,警察们可不会通心术。

            刚刚的问题一句话也没回答,他们一个个互相看看,基本已经确定这就是刚刚那个店家报警说的走失女人。

            警察把车停在路边,三五个人一起下了车,从怀里拿出证件,跑过去挡在宁红叶身前。

            “美女,我们是警察,跟我们上车吧,我们能帮你找到家人。”<p>宁红叶看到众人竟然朝着自己围上来,心里有了丝危机感,冷冷的说了句。

            “不用。”

            一名警察觉得对智障人士谈是没办法的,想直接带着她上车,可惜一只手刚刚碰到宁红叶肩膀。

            这女人竟然瞬间侧过身体,一脚将那警察踢倒在地!<p>他的身体在雪面上划出半米多,硬生生拖出一块没有雪的干净路面。

            “你们想干什么?”

            本来警察只觉得是件小事,可这一脚却让他们傻眼了!

            三五个警察大眼瞪小眼的盯着趴在地上的民警,谁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对方疼的皱着眉头,捂着肚子艰难道:

            “小心点,她..她力气好大,抓住

            16女下面流水不遮网站

            黄孟勋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更新中,请您稍后,内容手打更新后,重新刷新本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99精品视频@?

            邓翰辰

            “正因如此,我才厚着脸皮想找谢大人帮忙,如今盼来了秦捕快,还望秦捕快能帮顾某解决这个难题,不然,势必让某些心怀不轨的人学了去,那便是永宁县的祸患!”

            秦无病也不客气,起身道:“走,咱们先去趟何家!”

            老和尚一听竟第一个冲出了房门。

            “你干什么去?!”秦无病喊道。

            “我倒要看看谁有这等本事!”老和尚冲在前面嚷嚷道。

            “你既然能看出来是谁,那我就不去了!”秦无病站住了。老和尚转身指着林淮说:“那我就把他不正经的事告诉老九!”

            “你赢了!走吧!”秦无病摇头说道,然后大步向前。

            郭义扭头看了眼林淮,意思是你怎么不动?

            林淮像是下了极大决心,才迈腿跟上,口中还嘟囔着:“三弟如此为我着想,我怎能让他单独前往,春草那,等回来再去探望吧。”<p>郭义瞪大双眼走在林淮身侧低声问:“你现如今已是把兄弟排在春草后面了?”<p>“怎么可能!”

            “那你刚才犹豫什么?王爷临走时如何嘱咐你我二人的?三弟如今是别人眼中钉,随时可能会有性命之忧,你竟然……”“有我在,谁敢动他!”老和尚的耳朵甚是好用,没等林淮辩解,先一步嚷嚷道。

            顾清河前面带路,心中更是对这位小捕快充满好奇!

            林淮恼怒的朝郭义喊道:<p>“说我啥都行,就是不能说我不够义气!三弟若是遇险,我必定冲在第一个!”说着,林淮话风一转:“这不是在县城里嘛,又是顾县令的永宁县,离金陵这么近,谁敢在这里动手?我不过是担心咱们都走了,春草有个啥事,身边无人帮衬。”

            说话间,几人已经走到驿馆门口,驿卒已将马牵了过来。<p>“你留下照看春草他们吧。”秦无病翻身上马后朝林淮说了一句。

            “不行!我得跟着你!”林淮说罢也翻身上马。

            这时福尔摩斯四人从驿馆里跑出来,小摩无比激愤的问:“七少爷怎可抛下我们?”

            秦无病一个头两个大:“我去查案,又不是去打猎,你们这么多人跟着叫什么事?”

            可惜,他的话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一行人一个没落,一炷香的功夫后,都站在何家的小院子里,将院子挤得满满当当。

            ……

            何家的人倒是都在家,忽见来了这么多人,各个气质与众不同,若不是顾清河也在,何家人怕是要去报官了。

            此时天还阴着,又临近傍晚,光线已有些昏暗,且让人觉得很闷热,院子里人一多,更让人烦躁不安。

            秦无病进了院子,顾清河还在介绍,他便开始四处查看。

            他先看了看院门的门栓,还亲自上手试了试,又看了眼倒座房,这才进了内院,将正房,东西厢房都检查了一遍,最终停留在西厢房内,也就是死者遇害的内室,谁也不知道他在查什么。…

            老和尚站在院子里片刻便热的受不住了,直问有没有用井水冰过的西瓜,一行人中除了秦无病,没人敢如何他,顾清河更是听见襄王爷唤他七叔,此时眼见老和尚不耐烦的表情,便想着叫人赶紧去买个西瓜来,可偏在这时,秦无病开口了,顾清河便忘了这事。

            “何家的几位请上前一步,我问几句话。”秦无病擦着脑门上的汗,站在西厢房的门口喊了一句。

            顾清河赶忙将何家老两口,吴氏夫妇,何英轩,以及丫鬟和婆子挨个拽倒秦无病面前。

            “我问你们答,据实说便可,不用紧张害怕。”

            秦无病说完,何家几人更紧张了。

            秦无病先看向丫鬟和婆子,问道:“你二人睡觉时谁会打呼噜?”众人都是一愣,那婆子指了指自己。

            秦无病点头,又看向吴氏问道:“那日你推开房门的时候,可曾想过弟妹尚未起身,房门在里面被拴住?”

            吴氏原本就是个爽利的性子,这几日被县衙屡次叫过去问话,已不像最初那般吓得不知如何作答,虽说秦无病问的问题与顾清河问的不同,但她没有犹豫上前一步,答道:

            “正因为等了半天没见莲妹出来,便想着莲妹尚未起身,所以我是先敲门,见无人应,才试着推了一下门……”

            “就是说,按照常理,你弟妹若是未起身,这门应该是推不开的。”

            “是!”“何英轩!”秦无病严肃的喊了一声,何英轩明显吓了一跳,赶紧上前一步。

            秦无病先仔细打量了一番,何英轩倒是一表人才,二十出头的样子,有些文人的气质,可惜是个落第秀才。

            “你婚前与吴莲儿可认得?”

            何英轩赶紧摇头道:“虽说大嫂是吴家人,但我们小一辈甚少有来往。”<p>“你是何时知道自己要娶吴莲儿的?”

            这个问题让何英轩愣住了,这是什么问题?何时知道的?他扭头看向自己的爹娘。

            秦无病厉声道:“我在问你,你看他人作甚!”

            “实在是记不住具体何时知道的,好像是去年……”

            “那就是说,不是自小定的亲?”

            “不是。”

            “你考中秀才后没想着先把亲事定了?”

            “没……。”“顾大人,何为落地秀才?”秦无病突然又看向顾清河问道。

            顾清河虽不知此问目的何在,还是很配合的答道:“过了童子试便是秀才,接下来考中乡试便是举人,若是没考中便是落地秀才。”

            秦无病点点头,又抬手抹了下额头上的汗,看向两位老人问:

            “老大的脑子……是天生的,还是后来生病或者磕碰过?”

            吴氏迅速垂下了头。众人这才注意到何英轩的大哥表情有点怪异,一直傻笑不止,见众人看向他,他还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往吴氏身后躲。<p>顾清河忙道:“说是小时候发过一回热,之后便这样了。”

            “老大的婚事是如何说定的?”

            无人应答。<p>吴氏一直垂着头,秦无病却能感觉到她在落泪。

            林淮哎呀了一声喊道:“你好好查案子,管人家婚事是如何说定的作甚?!”“没有他这桩婚事,吴莲儿又怎会被害!”

            1769中文字幕无码

            白山贵

            这话传开后,引起罗宣的强烈不满,他焰中仙在修行界大名鼎鼎,火系一道,更是天下一绝,自出道以来,除了在陆压手上吃过亏,一般人,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而这人不仅自称火道人,连道袍上绣着火焰的标志,额头上还点了一个火字,这摆明跟自己过不去,是可忍孰不可忍。<p>“你这道人,明知贫道是焰中仙,为何还在大营穿的这么招摇。”

            这两日,罗宣听到有人私下议论,自己和火道人相比,谁的法术更为厉害。这话,被罗宣视为一种羞辱,所以今日找上火道人,让他见识一下火道大家的实力。

            当然,考虑到这道人与余庆认识,罗宣只是想出手教训一下,让对方换身道袍,将头上火字抹去便不在追究。

            火道人皱眉道:“贫道愿意怎么穿就怎么穿,你管不着!”

            罗宣脸色一沉,道:“这么说来,你是要跟我焰中仙过不去了。”<p>“是又如何。”火道人知道罗宣心中在想什么,懒得解释。

            整个大营,除了余庆和孔宣外,火道人谁都不放在眼里。罗宣喝道:“既然如此,就让贫道见识一下你的手段了!”

            说罢,罗宣眼中放出两团火焰,去烧火道人,火道人伸手一挥,打出一团紫色火焰,紫色火焰虽不大,品质却不凡,将罗宣的两团火焰给吞噬,又朝罗宣扑了过去。

            罗宣心中一惊,忙祭出照天印,法宝气势汹汹砸向紫色火焰,紫色火焰消失不见。

            “用法宝了么。”<p>紫色火焰被击灭,火道人眼中闪过惊讶,对罗宣的实力有所认同。<p>罗宣哼了一声,随里念动咒语,照天印迅速变大,如同一块万斤巨石悬于空中,上面覆盖着一层火光,朝火道人砸去。通过刚才一试,他知道火道人手段不弱,所以不留余力。

            自己和对方都精通火系法术,便让他心服口服。

            火道人一手高举,将落下的照天印给接住了,随着他的动作,他整个人变大变高,须臾间,变成一个几百米高的巨人。照天印与他身躯比起来,竟显得有些渺小。

            罗宣脸色大变,没想到对方如此厉害,连照天印都无法对付,没办法,他只能祭出万鸦壶,壶口被揭开,成千上万只火鸦如蝗虫一般,疯狂涌向火道人。

            火道人巨口张开,用力一吸,将满天的火鸦吸入肚中,又将番天印扔到一旁,身子晃了一下,身躯恢复了正常大小。

            “道友神通广大,贫道佩服。”

            两人的斗法,早就惊动了闻太师等人,大家见火道人仅凭赤手空拳,力抗罗宣。对他手段,极为佩服。

            闻太师目光闪烁,余庆告诉他火道人是他半路上遇到了,一番交谈后,对方愿意来商营相助。这话之前,他是信的,可见识火道人的强大,他不信。一个来历神秘的高人,纵然余庆谈吐不凡,可绝不会因他几句话,就出山相助大商,这其中只怕有所图谋。看来自己要找余庆问清楚此事。

            火道人不理申公豹,只是一脸戏谑看向罗宣。罗宣找自己,本是想维护火系高人名声,结果这一仗,败于自己手,面上挂不住,

            申公豹悻悻摸了摸鼻子,大营继孔宣之后,又来一位神秘高人,性子古怪。

            而邓忠几人目光有些崇拜,罗宣可是太乙金仙,在大营,除了孔宣能压他一筹,哪怕是太师也及他。这样的能人,动用法宝,还是不敌火道人,可见这火道人有多强大。

            怪不得国师说火道人道法高强的,看来是见过他的本事。

            “道友本领高强,罗某甘拜下风。”

            虽然自己还有法宝,可连照天印和万鸦壶都不管用,再斗下去,不过是自取其辱。罗宣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并没有因在同道面前损失了面子,而对火道人怀恨在心。

            火道人道:“以你的年纪,在火系法术上有如此造诣,已经非常难得了。”

            这话是对罗宣的赞许,可听到众人眼中,均是脸色一变。余庆解释道:“火道人跟孔宣一样,诞生混沌时期,实力深不可测。”

            他没想到罗宣会找上火道人,不过对这样的结果,他是喜闻乐见了。

            截教中,但凡有些手段的人,都非常高调,像赵公明、吕岳,还有罗宣等等。在余庆看来,在这场封神大劫中,这是一种足够致命的毛病,罗宣现在是自己的同伴,自然希望他能尽早改过。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修行本就是永无止境,要对天道,怀有敬畏之心,如此才能在条路上走的更远。

            众人大惊,孔宣仿佛想到了什么,向火道人道:“传言混沌时期,天地动乱,从九天之上降落三道火种,分别为天火,凡火和阴火,道友可是天火?”火道人笑道:“孔宣,贫道亦听过你的大名!”

            孔宣道:“想不到,在这大营中,还能遇到同一时期的修士。”

            混沌时期诞生的人物,存活现在,也就十几位,而这些人无不是一方教主大佬,身份尊贵,像自己这样还是例外,如今天火加入,孔宣心中十分高兴。

            火道人:“你我虽出生早,不过在境界上不及那些圣人前辈,就是有些后辈,亦是不及。道友,我们需好好努力,争取早日进入混元之境。”

            孔宣认同道:“道友说的有理。”

            人族那些大佬,像轩辕、大禹这样牛人,虽修行年限不及自己,可有大功德加身,境界一样跨过大罗金仙,进入混元之境,虽不及几位圣人,可对天下修士来说,也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听到两人谈话,众人心中一阵唏嘘,混沌时期的人物,到现在,最少也是大罗金仙修为,而从孔宣态度来看,火道人修为只怕跟他不相上下。

            色99韩国v

            刘晓雯

            丝毫没有办法,将其和刚才慈眉善目的老爷爷联想在一起。</p&gt;“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必须出手了,不然可能会死在这里。”萧峰声音低沉说道。</p>

            现在大理士兵已经与四大恶人以及丁春秋交上了手,战况极为激烈。</p>

            不!</p>

            完全可以说是一边倒!<;/p>;

            大理士兵被他们疯狂屠杀!</p>原本若是只有四大恶人,段正淳带领着士兵,还能够勉强招架,&lt;/p&gt;

            但是加上了丁春秋以后,根本就不是对手!</p>丁春秋十米之内,生机完全断绝!</p>

            只要靠近他,瞬间就会死亡,连一点生机都没有!</p><p>因为这些士兵纵然修炼出了内力,</p>

            内力也非常弱小,</p>

            顶多是增加一些力气,根本就没有抵御毒气的作用。</p>;

            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p&gt;

            因为士兵靠的就是人多,就是军阵组合,&lt;/p>;

            凭借这些才能打倒这些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p><p>段正淳心急如焚,</p>

            自己不过是带领了一千士兵而已,</p>

            虽然全部都是精锐,</p>

            可是在这五个人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p&gt;

            自己刚刚上前阻挡了一下,<;/p>

            但是差点就被段延庆的拐杖打成重伤,然后他就再也不敢靠近了,</p>

            只能够远远指挥。<;/p>

            “我要上了,再拖延的话,你父亲撑不了多久,你要保护好自己。”&lt;/p&gt;

            萧峰说完这句话,便冲入了军阵之中。<;/p>

            不得不说萧峰实力实在是强悍无匹,降龙十八掌大开大合,没有一丝缝隙,</p>

            硬是以一个人阻挡住了五大高手,</p><p>令他们根本无法脱身。</p>但是萧峰只有一个人,真气再多,也有耗尽的时候,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就要力竭。</p&gt;

            “哈哈,萧峰,你给我死吧!”</p><p>丁春秋面色癫狂,化功**全力施展,碧绿色的掌风时而横扫,<;/p>

            时而竖劈,</p&gt;

            打得萧峰连连后退。&lt;/p>

            刚才的事情也慢慢有了印象,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p>;

            在得知了自己刚才竟然与萧峰称兄道弟之时,他已经完完全全起了杀心。</p>萧峰必须死!</p>

            “该出手了。”秦凡淡淡说道。</p>

            看到萧峰快要坚持不住了,秦凡身形一动,已经带着王语嫣从天而降。</p&gt;

            “秦公子...”&lt;/p>段誉猛然吞咽了一口口水,那恐怖的回忆潮水般涌了过来,一时间一个字都不敢说了。</p><p>“秦大哥,让我也上吧,我现在可是很厉害的呢。”</p>

            王语嫣兴致勃勃地看着战场,轻轻挥舞着小拳头。<;/p>

            “你就在这里好好看着吧。”</p><p>秦凡说完,手中已经出现了红蓝二色!&lt;/p&gt;  …<p>恐怖的力量在他手中汇聚!</p>

            “这是怎么回事?我竟然会有一种极为心悸的感觉!”</p>

            丁春秋和段延庆同时眉头一皱,感受到了一种极强的压迫感,令人窒息!</p>

            “这种杀意,难不成是秦兄弟!”<;/p>萧峰实力最强,并且和秦凡交过手,第一时间就有所感应,</p>

            微微转头,&lt;/p>;

            就看到了淡然站立的秦凡,</p>

            已经手中已经将要成型的无数阴阳剑罡!</p>

            “趴下!全部都趴下!”</p>

            萧峰眼睛猛然一缩,第一个趴到了地上,并且大吼喊道。</p>

            段正淳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是萧峰此刻与他乃是同一战线,</p>

            恐怕察觉到了什么,</p&gt;因此也立刻命令军队趴下。</p>

            大理精兵,令出并行,顿时不顾几人疯狂的杀戮,<;/p>

            齐齐趴了下去!</p>

            “哈哈,老仙,你看,</p&gt;

            这大理军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p>

            还有萧峰,</p>

            莫不是被您的神威,吓得软了腿,</p>;

            所以站不住了?”</p>

            段延庆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仍然不在意,哈哈大笑说道。</p><p>他不相信,</p&gt;

            自己已经成为了先天高手,</p>

            世上罕有,&lt;/p>怎么可能还有人能够对他产生威胁。</p>

            就算是打不过,凭借自己的轻功,逃跑也不成问题。&lt;/p>;

            “老仙我法力无边,</p>;

            这种杂鱼来多少死多少,&lt;/p><p>害怕也是自然的,不过就算如此,</p>

            也逃脱不了被我杀死的命运!”丁春秋阴沉说道。</p>

            秦凡平举的右手上,数十道剑罡悬浮其上,绽放着极为绚丽的红蓝二色,甚是美丽。</p>

            “借身体一用。”秦凡淡淡说道。</p>随后在段誉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抓住了他的身体,<;/p>

            右手一拍,</p>;

            这数十把小剑直接没入了段誉的身体之中。</p&gt;

            “不要啊!”<;/p&gt;

            段誉满脸惊恐,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是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一般,</p>充满了狂暴的力量。</p>

            一股大力涌来,</p&gt;

            段誉划过一道弧线,直接跨过了百米距离,</p&gt;

            砸到了段延庆身旁。</p>;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p>;

            不过你现在可没有之前那么好运了,</p&gt;

            我要当着你爹的面杀了你!”</p>

            段延庆阴险一笑,一指点出,一道橙黄色的光芒直射向段誉的眉心。</p>

            “誉儿!”<;/p><p>段正淳目眦欲裂,已经来不及阻止!&lt;/p&gt;

            段延庆面临着死亡的威胁,</p><p>一声大吼,<;/p>

            再也顾不得其他,举起了手中的拐杖,横档在身前。</p&gt;

            他的心中有一个直觉,</p>

            这一击,<;/p>

            万万不可以用身体阻挡,不然只有死路一条!</p&gt;  …

            正是段延庆这一直觉拯救了他,</p>

            鹤头拐杖在于小剑接触的一瞬间就被斩断,</p>

            然而这小剑似乎也耗尽了力气,</p>

            打到段延庆身上的时候已经不再刚猛,最后消散一空。</p>;

            可是就在这万分之一秒的时间,</p>

            段誉七窍之中,&lt;/p>

            竟然竟然隐隐出现了一道道极致的光彩!&lt;/p>;

            阴阳剑罡,出!</p><p>下一刻,</p>段延庆身上出现了一个血洞!</p>

            只不过伤口不算深,</p>

            段延庆凭借真气完全可以压制住伤势,不过却再也没有力量杀敌了。&lt;/p>

            一道剑罡,</p&gt;

            重创一个先天高手!</p&gt;

            一时间,<;/p>

            除了丁春秋用尽浑身解数,才侥幸逃得一命之外,<;/p>

            星宿派弟子,</p>

            还有其余的三大恶人,全部殒命当场!&lt;/p><p>“誉...誉儿...,你什么时候修成了如此高深的武功?”</p>

            段正淳亲眼看到段誉七窍吐出飞剑杀敌,吓得差点以为这不是自己的儿子。</p&gt;

            自己的儿子段誉竟然这么厉害?</p>

            老段家有福啊!<;/p>

            “父王,并不是我。”&lt;/p&gt;

            段誉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听到段正淳的询问以后,苦笑说道。</p>

            秦公子做的事情,&lt;/p>

            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贪墨啊!</p>

            要是我也能够像秦公子一样厉害!</p&gt;

            忽然出现的念头,顿时令段誉有些茫然。&lt;/p&gt;

            想必以秦公子的实力,整个天下都不会放在眼中吧。</p>;

            想起了二人之间的差距,段誉竟然生不出丝毫嫉妒的情绪。</p&gt;

            如果差距不是太大的话,嫉妒是一定会有的。</p>

            但是秦凡已经超出了他不知道多少,只能够仰望!</p>

            人比人,</p&gt;实在是气死人啊!</p>   武侠从鹿鼎记开始 。

            天天综合在线图区第三页

            洪坤瑞

            “前辈这……这到底是什么丹药啊?”禹森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恒,连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就吞下了去?这小子没有病吧!“我说你之前怎么不问啊!哎!真是给你气死了!有毒你还吃啊?放心吧!这药十分的安全没有一点的刺激。只是本地的特产吧!估计这些元婴期修士都是在寻找你身上这些丹药吧!你看见之前的那一些血池了吗?那些血池可是有生命的,在孕育了许多的生物之后也是开始产生了变异,而这些变异回来的成果全部都是在你的手里。依我看啊!这些血池在千百年之内化成晶体,而晶体经过炼化之后也是会成为你手上的灵丹妙药了。所以在你价格这些丸子给拿走的时候这血水也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变得死气沉沉。总之你手上的玩意绝对不是什么省油货色了。我在进入丹药房的第一时间也是看的出当中的犀利,好好感谢我吧!”<p>反正禹森也说了也是没有什么刺激的,估计也不是什么能经常能吃的了。远远的离去之后恒才敢将自己身后的几个禁锢的元婴递给了清资。

            “前辈!”

            清资也知道这一刻终究会到来的,自己也是舍不得恒的,为什么这样的人才没有出现在枭龙部落呢?这样的人才啊!自己虽然是感觉到了可惜但是始终不可能留下恒的了。纵然是可惜自己也是不得不承认恒是一个可怕的对手。清资只接过了一个结界,里面禁锢着几个元婴期修士。而那一个被青藤席卷的元婴期修士便是留给恒吧!看着远去的化血门的总部自己也是冷笑了一声,怪不得这申国大陆会沦陷了,这一帮高层如此的话连敌人也是会收拾只是顾着自己的利益来说可是十分要不得!上梁不正下梁歪,申国大陆算是这也毁掉了。

            “恒大师!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

            距离化血门的总部也不知道逃出了多少距离了,估计即是追也是需要花上元婴期一些时间了。更何况这些元婴修士根本是没有想追击的想法。直到安全之后清资也是觉得不能在依赖恒了,接下来的时间便是留给了自己去历练了,自己搜魂之下也是完全知道了这当中的路线了。而剩下的路程自己一行人吃下恢复药丸之后在半个月也是能回到知道传送阵的位置,再传送回去便可以了。地点如此的隐蔽应该是不会被发现的。总是会有点舍不得恒罢了!这样的一个人才,清资也是哽咽了,拿着禁锢的元婴底下了自己的头颅而眼泪忍不住的往外流淌。气氛忽然之间是变得如此的沉重了。枭龙修士都是感觉到了清资的真情流露了。

            这一段时间之下自己和恒相处之下想一想恒到底是帮助了自己多少吧?这是在做假吗?有多少次的作战计划是恒指定的?又有多少的成功是恒的帮助之下的?多少的命令是恒深思熟虑?几乎是全部吧!没有错没有恒的话自己肯定是到底不了这样的高度了。没有恒便是没有了一切成功。众人的心情都是显得十分的沉重了,眼泪不住的在眼眶内逗留。恒本来还是好好的,一抬头看见众人都是如此也是笑了,自己的眼泪也是流了出来,热泪盈眶了!<p>恒深情的抱住了清资,抱了抱其后背。此时无声胜有声了,大家都没有说话都是停顿在此时,没有说话不表达自己没有话说只是太多了无法一一阐述。无法阐述自己对于恒的爱!或许你会觉得这一刻是如此的别扭可是这是真男人才有的风采。这一刻属于男人的秘密!恒逐一拥抱了每一个枭龙修士,特别是孤立子。恒觉得孤立子的身世是和自己很相似的而自己也是绝对去偏向孤立子了。

            而第一个上前也是孤立子,孤立子上前只是轻轻地拥抱了一会儿恒。恒突然之间被强抱了也是感到了震惊。自己的双手也是忍不住的去安慰对方。而孤立子却是在小声的抽泣,恒顿时也不知道干些什么好了。“你成长了不是因为我,是因为你的坚强。希望你以后的路会更加的顺利。”<p>恒安慰着孤立子,而孤立子也是在恒的耳边轻语了几句便是离开了,转头索性是不去看恒会好过一些。这些年来恒对他怎么样大家都知道,每一次不是身先士卒的,每一次是打头阵去牺牲自己的。在沙漠那一次要不是恒牺牲自己去吸引那些虫子的注意力他们根本是逃不出来的。而在申国大陆更加是不用说了,恒多次的策划都是得到成功,帮助他们到现在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接下来恒拥抱了每一位枭龙的修士,而每一位修士都是表现出对于恒的不舍之情。最后一位当然是清资了,对于清资恒倒是有许多话要说了,不单只是表达一下自己的不舍之情,自己还是需要为这个申国大陆的前途做出一定的贡献,现在的枭龙部落是取得真经接下来的目标当然是迅速的成长了,而恒虽然不能和大族长亲自交流可是自己还是警告一下清资的。这一次自己帮助了枭龙部落的成长也是万不得已的事情,也没有下一次的。对于这一种互相帮助的利益关系恒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清资张开双臂将恒拥抱在怀中。

            “恒大师,期望你以后的路会平常一些,会顺利一下。我们都不会忘记你的!”

            清资悄悄地递给了恒一块令牌。

            “恒大师这是给你的!虽然你是离开了枭龙部落可是你毕竟是进入我们族谱的外籍修士这一块令牌是专属于我的令牌一旦你后日再有机会进入荒芜之地的话请出示这块令牌,我敢保证没有人敢动你一条汗毛。”